參考消息網9月22日報道 德國《世界報》網站9月20刊發題為《施泰因邁爾想建立抗擊埃博拉疫情的全球聯盟》的報道。報道稱,德國外交部長弗蘭克-瓦爾特·施泰因邁爾呼籲對埃博拉疫情的傳播加強鬥爭。他在《星期日世界報》上發表的文章中說:“我們不能簡單地認為埃博拉疫情和我們無關。”
  “就像烏克蘭、敘利亞和伊拉克的人道主義災難那樣,對於埃博拉疫情來說,如果我們不採取行動,德國人遭受的後果也將是無法估量的。”
  施泰因邁爾說,只有建立對付這種看不見的病毒的全球聯盟,才能防止最壞情況發生。他說,德國是這個聯盟的一部分和發動機。
  德國聯邦政府近日決定增加迄今為止的援助措施。德國還計劃為疫區的物資運輸建立空中橋梁。
  儘管如此,無國界醫生組織再次重覆了對德國政府的批評。該組織董事會主席坦克雷德·施特貝對北德意志電臺說,疫情地區的形勢令人無法忍受,“我在這裡看到的我們的政府所做的事情讓我感到羞愧”。
  他說,德國政府宣佈增加援助資金,這一決定來得太晚了。此外,援助計劃涉及的醫務人員太少。“包括德國在內的富裕國家必須給疫區提供醫療站並派遣培訓好的醫務工作者。”
  根據世界衛生組織提供的數據,迄今為止西非已有超過2500人死於埃博拉病毒感染。
  【延伸閱讀】
  圖片故事:母親死於埃博拉的男孩
  2014-08-20 15:50:00
  
  點擊圖片進入下一頁
  Saah Exco是利比裡亞一名10歲的男孩。據西點軍校貧民窟的社區組織者John Saah Mbayoh介紹,Saah Exco的媽媽疑似死於埃博拉病毒。8月13日,Saah Exco便被帶到病毒隔離中心區。但在8月19日,Saah Exco逃離隔離中心,來到西點軍校貧民窟。圖為當地居民圍在Saah Exco的身邊。
  
  點擊圖片進入下一頁
  Saah Exco是跟他的6歲弟弟、姑姑以及堂哥在一起的,但是他的弟弟在隔離區死去了,姑姑和堂兄妹不知所向。在隔離區的設備遭到搶劫之後,他帶了幾個病人一塊出逃。圖為當地居民在討論如何幫助Saah Exco。
  
  點擊圖片進入下一頁
  當地居民給Saah洗澡並且給他穿上新的衣服。自從離開隔離區,Saah一直露宿在外面,當地的診所也不敢收留治療,害怕被病毒感染了,儘管Saah從未被就正式檢測出染上埃博拉病毒。
  
  點擊圖片進入下一頁
  當地居民給洗完澡後的Saah穿上衣服。
  
  點擊圖片進入下一頁
  一名居民在檢查Saah的病情。
  
  點擊圖片進入下一頁
  Saah睡在貧民窟的衚衕過道上。他的姑姑和表兄弟姐妹仍然下落不明。
  【延伸閱讀】
   【圖刊】埃博拉籠罩下的貧民窟
  2014-08-14 13:48:21
  
  點擊圖片進入下一頁
  當地時間8月13日,塞拉利昂首都弗里敦的克魯灣貧民窟。由於天氣氣候的影響,克魯鎮里到處泥濘不堪,破損的牆上粘貼著預防埃博拉疫情的宣傳語。貧民窟裡人們的生活似乎並沒有受到埃博拉病毒的影響,沒有恐慌,依舊寧靜。世衛組織12日發佈的最新疫情通報顯示,截至8月9日,幾內亞、利比裡亞、塞拉利昂和尼日利亞累計出現埃博拉病毒確診、疑似和可能感染病例1848例,死亡人數已達到1013人。已經到達的中國人道主義醫療隊隊員表示,塞拉利昂人已經開始學著怎麼去控制自己,去控制埃博拉。圖為一個生活在弗里敦克魯鎮貧民窟的塞拉利昂女人。
  
  點擊圖片進入下一頁
  圖為一個生活在弗里敦克魯鎮貧民窟的塞拉利昂女人。
  
  點擊圖片進入下一頁
  圖為關於埃博拉疫情危險的標誌警告粘貼在弗里敦政府醫院的外牆上。
  
  點擊圖片進入下一頁
  圖為關於埃博拉疫情危險的標誌警告粘貼在弗里敦政府醫院的外牆上。
  
  點擊圖片進入下一頁
  圖為一個塞拉利昂女人走過貼著埃博拉病毒宣傳語的矮牆。
  
  點擊圖片進入下一頁
  圖為當地的男孩子在雨後的空場上踢球。
  
  點擊圖片進入下一頁
  圖為一個塞拉利昂家女人在克魯鎮貧民窟里洗衣服。
  
  點擊圖片進入下一頁
  圖為一個塞拉利昂家女人在克魯鎮貧民窟里洗衣服。
  
  點擊圖片進入下一頁
  圖為塞拉利昂民眾走過首都弗里敦標誌性的馬路。
  
  圖為8月13日,流經克魯鎮貧民窟的弗里敦河。  (原標題:世界報:德國呼籲組建“抗埃”全球聯盟)
創作者介紹

cd11cddwp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